圆通投递有毒危险品 液体泄露致其他收件人死亡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17

  2012年10月一架南航飞机的货仓起火,经调查,着火原因为包裹内的禁运危险品耐风火柴自燃。

  11月27日,荆门市熊兴化工有限公司通过圆通一家加盟公司寄送氟乙酸甲酯样品。邮寄过程中外包装破损,致使液体泄漏,污染其它快件。11月29日,山东一名收件人打开包裹几小时后中毒死亡。

  圆通速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目前在全国建立了8大管理区、64个转运中心、6000余个派送网点,拥有12万余名员工,服务范围覆盖国内1600余个城市。

  2012年,圆通全网完成的快件揽收量达到9亿件左右,单日揽收件量创历史新高超过700万件,产值达到130亿元左右。

  小小县城,走出“四通一达”;印染小厂,汇聚风流人物;自行车+火车,战胜邮政;申通星星之火,燎原加盟模式;中国民营快递权力谱系——“桐庐帮”。

  小小县城,走出“四通一达”;印染小厂,汇聚风流人物;自行车+火车,战胜邮政;申通星星之火,燎原加盟模式;中国民营快递权力谱系——“桐庐帮”。

  从杭州驱车向西南90公里,便可到达位于干岛湖畔的桐庐县。桐庐群山耸峙,富春江由南而北纵贯全县,元朝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便是描绘此景。桐庐县常住人口40.6万人,外出从事快递行业的人口达5万人,占据中国快递市场半壁江山的“四通一达”,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聂腾飞可以说是是桐庐快递的引路人,只可惜英年早逝。1993年,刚二十出头的聂腾飞和詹际盛开办了一家私人快递公司盛彤公司,即申通的前身。之后十几年,他们的家人、同学、朋友、同乡从申通开始,逐渐开拓出了中国民营快递的广阔天地。

  1989年,聂腾飞到杭州的一家印染厂做小工,在此认识了妻子陈小英。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之前也是这家印染厂的工人,后来依靠自己的木匠手艺做装潢为生,但生意并不好。淳安人詹际盛当时也在这个印染厂打工,并和聂腾飞成为了朋友。这座不知名的印染厂,汇集了日后所有和“申通”创立相关,且对中国民营快递业颇具影响的人物。

  聂腾飞和詹际盛发现,手机开奖结果但同时也关掉了117间自营门店,杭州很多贸易公司的报关单需要送到上海,若通过邮政来投递,最快也需要三四天。而为了不耽误货物出关,时间往往紧迫,报关单第二天就必须送达到上海。杭州的贸易公司普遍为此头痛。由此,聂詹二人萌生了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快递雏形”的想法——帮助这些贸易公司把报关单在第二天送到上海。两人管这种业务叫“代人出差”。

  1993年,聂腾飞和詹际盛双双从印染厂辞职,创办了盛彤公司(即后来的申通),聂腾飞任总经理。聂腾飞白天骑着自行车在在杭州拉业务和接单,晚上坐火车到上海;第二天凌晨詹际盛在上海火车站接应,再把报关单投递到上海市区。就这种自行车+火车的原始模式,也比邮政快不少。当时杭州到上海的火车晚上八九点出发,次日凌晨三四点到,票价15元,而聂詹二人送一份报关单收100元,依靠这一巨大毛利,他们在第一年就积累了2万元的原始资金。

  当时的申通,点燃了桐庐民营快递的星星之火。1994年,聂腾飞利用赚来的钱,在上海开设了快递网点,并请来小舅子陈德军帮忙坐镇;而詹际盛离开申通,和弟弟詹际炜另起炉灶,打起了“天天快递”的招牌;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曾是申通的财务,赖梅松的合作伙伴曾经是申通的分公司经理,聂腾云曾跟随着哥哥聂腾飞在申通负责慈溪分公司,日后他们分别创立了“圆通”、“中通”和“韵达”。

  为了将业务做大,聂腾飞开始鼓励员工以承包的方式到其他地区拉业务,随后,又推出了在当时还比较新鲜的加盟制——招募有意办快递的老乡,向总部交纳几百元的押金就可以开网点,共用申通品牌。依靠着乡土文化的黏合和加盟模式,申通的业务量呈几何级增长,十多年后,已在全国铺设了六百多个一级加盟商和两千多个二级加盟商。当年的星星之火,汇聚了燎原之势。

  这些最早从事“跑腿”生意的人,分享着中国快递市场迅速膨胀的蛋糕,但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因为缺乏合法身份,饱受邮政系统的打压和查处之苦。1986年版的《邮政法》规定,非邮政企业不得不从事信件递送业务。“因为没有身份,我们就像快递游击队,常遭围追堵截,我们常常把快件塞在腰上来躲避检查……”义乌市快递物流协会会长邓德庚回忆称。申通总裁陈德军也说过,2002年开始邮政的查处从来没停过,他们每年缴纳罚款就达500多万元。

  或许是因为“桐庐帮”在江苏太活跃了,江苏省甚至在2001年出台了有违《邮政法》的地方法规,赋予江苏省邮政局对民营快递行业审批、检查、处罚的三项权力,而《邮政法》中规定邮政执法大队只有检查权,没有行政处罚权。2004年3月,江苏盐城交警和邮政“联合检查”,两次扣押申通37件快递件,要求申通缴纳罚款1.4万元。申通将盐城邮政局告上法庭。

  陈德军说,这是多年委曲求全后,第一次诉诸法律。然而明明手里掌握着录像证据,在邮政归还扣押的快件之后,申通就撤诉了。陈德军生怕遭报复,“太尖锐了!让邮政看到了,只怕要查得更凶。”陈曾对一篇报道邮政封杀民营快递的新闻如此说。

  民营快递大约是从1998年前后开始迅速扩张;也是在1998年,邮政和电信分家,这一年邮政亏损142亿元。从1999年到2002年,国家给邮政的财政补贴逐年减少,直到2003年“彻底断奶”。这或许就是邮政和民营快递冲突越来越多的原因。

  虽然没有财政直接补贴,但国家对邮政的“保护”一直存在。民营快递的合法身份是自2009年新《邮政法》颁发后得以确立,可邮政法虽“改版”了,邮政的特许经营权却没改。新邮政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快递企业不得经营由邮政企业专营的信件寄递业务,不得寄递国家机关公文。新完成的《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草案)》也称,快递企业要缴纳“份子钱”,用来补贴邮政。

  撇开特殊对待的邮政不谈,在同等条件的竞争环境里,“桐庐帮”最大的竞争对手莫过于顺丰。2010年,这家公司的营业额已经达到120亿人民币,拥有8万名员工,年平均增长率50%,利润率30%;同年申通的营业额是60多亿,宅急送20多亿。顺丰的高效管理、差异化定位、直营模式和自建机队等,都是“四通一达”尚无法达到的。

  快递业,唯快不破。顺丰的成功标志着,网点的广覆盖未必能形成竞争优势,在中国,网点覆盖最完整的是EMS,即使是加盟模式的领军企业、民营企业中网点分布最广的申通,仍难以跟EMS相提并论。唯有更快更好的服务,更高效的管理才能长久立足。

  整个快递行业有一半以上的订单来自电商,而“四通一达”的最主要客户就是淘宝,大约有70%,甚至80%的业务都来自淘宝。可以说桐庐帮的进一步发展,是借了电商的东风。但是淘宝快件的利润空间远没有商函高,而且目前不少电商都有自建物流,“桐庐帮”也需要新的增长空间。

  “桐庐帮”靠加盟模式快速壮大,然而加盟模式是把双刃剑。起初的“桐庐帮”靠乡土文化和宗族观念维持信任,但当规模越来越大,管理的松散成了制约其发展的瓶颈。近年来,“四通一达”暴力分拣、快件丢失甚至监守自盗的事件,屡上报端,为消费者诟病。

  “桐庐帮”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希望通过加强对重点区域的控制进行改善。申通一度希望通过与加盟公司换股的方式收编盈利能力较强的7个城市网点,而韵达和圆通也希望大型城市的分拨中心收归总部自己投资。但是“收权”谈何容易,顺丰转直营时,王卫曾遭遇人身威胁,以致于此后外出时身边总跟着4-6个保镖。

  圆通、韵达、中通都已经将直营改革提上了战略发展的高度。而回收网点需要向加盟商支付费用,去年底,中通一位高管曾透露,为了完成广东区域的直营,已经花了6亿元。快递是典型的轻资产行业,在银行看来,如果除去车辆和地皮,快递公司拥有的网点和快递员并不值钱。转直营,“桐庐帮”仍需面对资金挑战。